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心靈之約 >> 短篇 >> 微型小說 >> 【心靈】疫情下的愛轉角(小說)

精品 【心靈】疫情下的愛轉角(小說)


作者:折翼蝴蝶 布衣,446.7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715發表時間:2020-03-10 09:59:03
摘要: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是馬伊利說的金句。我只想說,希望大家學會思考換位和將心比心。

瑕子和斌由介紹人牽線搭橋相識相戀。相處一年后瑕子便義無反顧的和斌走進婚姻的殿堂。她深信不疑,斌可以給她幸福的生活,他曾經就像一棵會開花的樹,溫暖了她的整個世界。他溫文爾雅,體貼入微。發誓會用生命去護她的周全,今生今世永不分離。
   從愛情的花前月下風花雪月到婚后的柴米油鹽雞零狗碎才發現兩人的性格水火不相容、彼此之間格格不入。經常會由于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瑕子抱怨斌不求上進,不務正業,斌嫌棄瑕子嘮叨啰嗦,俗不可耐。他們每天都在唇槍舌戰,吵吵鬧鬧,互相嫌棄,針尖對麥芒。彼此之間三觀不合,興趣愛好也相差十萬八千里。一個喜靜,一個喜動。一個嗜賭如命,一個疾惡如仇,瑕子看到沉迷于賭博的斌經常徹夜未歸,恨不得親手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關個十天半個月才解心頭之恨。經歷過無數次糾纏和爭吵之后,瑕子妥協了,決定結束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給這一段鬧劇般的婚姻畫上一個句號。
   瑕子驚覺,婚后的兩個人若是執著于對方戀愛時的美好樣子,那最終失望的只會是自己。戀愛就像給對方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彼此都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給對方,而面紗后面的真容,需要去磨合適應,需要生活中自己親自去揭開。那些跟隨浪漫而來的,除了濃情蜜意,更多的是爭吵,是殘酷的現實,還有瑣碎的生活。
   瑕子非常懊惱自己當初倉促之間步入婚姻殿堂,也很后悔自己當初是那么的天真幼稚。只到此時此刻才明白,婚前的浪漫體貼花前月下并不能考驗一個男人的擔當,婚后的柴米油鹽才更能體現一個男人的責任感。一場婚姻看明白了一個人,代價雖然慘重,但是瑕子覺得余生很長,自己還有時間去慢慢撫平傷口。未曾料想,斌和雙方父母強烈反對瑕子離婚,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力單勢薄孤苦無依的瑕子在心力交瘁之下,選擇孤身一人外出打工。就這樣,瑕子和斌漸行漸遠,成了一對最熟悉的陌生人。彼此之間僅有交集的只有一張沒有任何意義毫無生機的契約婚姻證明和一雙兒女。逢年過節,兩個人疏離而又冷漠的相處那么三五天,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甚至于橫眉冷對,惡語相向。
   一雙兒女已經漸漸長大懂事。覺得父母與其這樣互相折磨彼此,倒還不如坦然的分開。2019年年末,瑕子和斌開誠布公的談了自己想離婚的看法,表示自己可以無條件的凈身出戶。斌愕然,不可思議的看著瑕子,他想不通十多年都這樣相安無事過來了,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蝸居,可以結束那種居無定所漂泊不定的日子。瑕子居然要凈身出戶,而且態度還如此的決絕。最后兩個人吵得面紅耳赤,不歡而散。
   大年三十,按照慣例,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個年夜飯。年初一,接到物業通知:由于冠狀病毒原因,從武漢、溫州回來的外來務工人員必須自覺居家隔離14天。這無異于平地一聲雷,斌就是元月十五號從溫州回來的。瑕子著急忙慌給斌的個人用品消毒,命令他必須二十四小時呆在自己房間自我隔離,而且必須口罩不離身。斌暴跳如雷,說瑕子簡直就是不可理喻,拿個雞毛當令箭在公報私仇。瑕子不予理睬,不溫不火得把微信上關于疫情的文件發給他看,斌無言以對。
   一日三餐,瑕子都會把飯菜放在房間外的凳子上,敲門提醒斌按時吃飯量體溫。如果一時半刻沒有反應,便發微信提示。一個星期過后,斌也會偶爾發微信表示感謝。就這樣波瀾不驚相安無事的度過了十四天。元宵節一大早,斌便起了個大早出門買了一堆食材,有模有樣的燒了一桌子的菜,還開了一瓶紅酒,一個人自斟自飲。酒至微醺,便絮絮叨叨的打開了話匣子。和孩子談當初他們相識的細節,談當初創業的艱辛,談瑕子如何的刻薄的批評他,令他在戰友面前顏面盡失,談當初他們如何一次又一次的大打出手……說著說著,居然嗚嗚的哭出聲來,罵自己當初太混蛋,死要面子活受罪,落得今天這個地步。
   看著他的樣子,瑕子強忍著不讓淚水掉下來對他說:“好了好了,你不要說了,都是過眼云煙,我知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不全是你一個人的錯,可是我走不出心里那道坎,原來甚至把所有的怨恨都強加在你的身上。其實對于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我不該有那種強硬的態度,讓事情進一步惡化……”
   孩子把斌扶到房間休息,瑕子便下樓倒垃圾。神情恍惚,一個趔趄摔了個四腳朝天,老半天爬起來才發現腳踝腫得老高,手也抬不起來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孩子看見滿身泥水的瑕子一瘸一拐的進屋便驚叫起來。斌在房間里聽到動靜,也連忙趕了出來。于是熱敷的熱敷,找膏藥的找膏藥。瑕子暈暈乎乎,任憑他們幾個人忙乎。吃了一粒止痛藥下去,便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聽到一陣悉悉嗦嗦的聲音,瑕子睜開雙眼一看,床頭柜上擺著一碟一碗,碟子里是兩個外焦里嫩的荷包蛋,還有一些青翠欲滴的青菜。碗里是濃稠相宜的八寶粥。應該是剛出鍋,還冒著熱氣。瑕子心中暗自欣喜,覺得女兒長大懂事了。不過又有點小詫異,從不下廚的女兒,咋會有如此精湛的廚藝呢?真是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不管三七二十一,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三下五除二便吃了個精光,感覺還意猶未盡尚未吃飽。瑕子便大聲叫喚女兒,讓她再給添一碗粥。
   沒聽見女兒回話,卻見斌笑盈盈的站在門口,問飯菜可合口味?瑕子不予理睬,又蒙頭睡大覺。
   中午時分,廚房又傳來鍋碗瓢盆交響曲。呵呵,既然有人愿意做一個慈父的樣子,那何樂而不為呢?瑕子干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窩在床上躺著,看書、聽歌、刷抖音短視頻……看斌能堅持幾天。沒想到這一回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人家洗衣燒飯,買菜拖地倒垃圾倒是一樣也沒拉下。孩子連連贊嘆爸爸的廚藝大有長進,比媽媽的清湯寡水不知道強多少倍。女兒甚至好幾次跑到臥室神秘兮兮的勸導起來:“某些人見好就收吧!這腳傷一躺就十多天了,也該出門搭把手了。”
   其實瑕子心里早有不安,可是嘴又硬得要命,兇了她女兒一把:“去去去,你看不過去,你也可以學習做家務呀!我又不是你們的老媽子,腳痛養養傷咋的”斌反而好脾氣的對女兒說道:“難得這次由于疫情的原因,才有機會和家人呆這么久,才讓我有這個贖罪的機會,我樂在其中呢!你就不要打抱不平了。”
   也許一個人,要走過很多的路,經歷過生命中無數突如其來的繁華和蒼涼后,才會變得成熟。誰能想到,當初那個不可一世跋扈的他居然可以這么低姿態卑微的在子女面前道歉認錯。
   也正是這場疫情,給了他們一個重新審視婚姻的機會。讓他們彼此發現自己身上的不足之處。挫折困頓,順遂喜樂,都是生命的滋味,都值得大家認真地去品嘗去體驗!
   瑕子不知道,以后是否會和斌握手言和重歸于好。兩人雖然還有一定的感情基礎,卻都在彼此曾經的傷害中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并會以某種形式映射在生活里。斌表示不會強求,但他深信,生命是一場輪回,凜冬散盡,必是花開春暖!
   生活,是晨起暮落;日子,是柴米油鹽。時光可以慢慢給陳舊的傷口療傷,但時間卻不會為誰停留片刻。生活只要你用心經經營,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就會過得有價值,人活一場,我們能拼的只有健康。健康不是第一,而是唯一。看遍人間滄桑,經歷了生離死別,你會發現,其實幸福如此簡單:幸福是來自身邊的每一份細微的感動,幸福是來自照在身上的每一縷暖陽,幸福是來自親情的溫暖,幸福是來自親人之間相互體貼相互包容的情懷。

共 283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語言流暢,構思精巧的小說,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的疫情,讓原本瀕臨解體的家庭有了轉機,宅家的日子,空閑時間多了,讓文中的瑕子和斌有了重新認識對方的機會,雙方的表現都讓對方感覺到了濃濃的情感,原來,對方身上還是有很多優點的,接下來,他們會認真考慮何去何從的。作品人物形象鮮明,各具個性,的確值得一讀。推薦共賞。【編輯:透明秋語】【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2003150004】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20-03-10 09:59:38
  拜讀了,小說寫得很好,點贊!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2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20-03-10 10:00:10
  期待更多佳作在這里呈現,在心靈之約展示你的才華。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3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20-03-10 10:00:25
  非常時期,文友保重!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4 樓        文友:谷泉叮咚        2020-03-11 17:00:15
  閱讀了您的作品,感覺您的風格很值得我學習,您的作品語言凝煉、人物形象飽滿,期待文章結構嚴謹、合理。期待看到您更多精彩的作品,順祝春安!謝謝你的發文分享。
偶爾寫文學作品,樂在其中也
5 樓        文友:折翼蝴蝶        2020-03-15 10:38:30
  謝謝大家的鼓勵和支持。本人親身經歷,心中所思所感都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折翼蝴蝶,泣血杜鵑,浴火鳳凰
6 樓        文友:折翼蝴蝶        2020-03-23 08:26:58
  感謝生命中所有的遇見,感謝大家的鼓勵和支持。
折翼蝴蝶,泣血杜鵑,浴火鳳凰
共 6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斗地主现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