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星月詩話 >> 短篇 >> 作品賞析 >> 【星月】讀三國有感三——談關羽(賞析)

編輯推薦 【星月】讀三國有感三——談關羽(賞析)


作者:玉虛清水河 白丁,15.6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35發表時間:2020-03-10 11:09:58

關羽給人留下的最大印象是什么?忠義,忠義無雙。
   忠誠,是所有人都希望擁有的品質,自己擁有,別人也擁有。畢竟誰都不希望自己的合作伙伴會隨時背叛自己,隨時可能捅自己一刀子。誰都希望自己的配偶對自己忠誠,而不是同床異夢、貌合神離。忠誠,是一種高貴的品質!無論東西方都對擁有這種品質的人非常尊重。
   關羽在數百年里都因為忠義而備受尊崇,個人封號從低到高“候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關羽的封號最后是: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贊宣德關圣大帝。這個封號是清德宗光緒五年也就是1879年給的封號。我試了一下,不做準備的話一口氣讀不下來。
   關羽的忠誠是有史書記載的:《三國志》里面就記載了他被曹操俘虜之后又離開曹操回到劉備麾下的事情。這件事是《三國演義》里過五關斬六將的原型。
   網上有這么一句話:無所謂忠誠,只是因為背叛的價格不夠高而已。或許在很多人眼里忠誠就是因為背叛的價格不夠高吧。可是,關羽呢?他如果愿意投靠曹操的話會得到什么?這個價格一般人給不起。曹操給的起:“既到許昌,操撥一府與關公居住。操引關公朝見獻帝,帝命為偏將軍。操次日設大宴,會眾謀臣武士,以客禮待關公,延之上座;又備綾錦及金銀器皿相送。關公自到許昌,操待之甚厚:小宴三日,大宴五日;又送美女十人,使侍關公。一日,操見關公所穿綠錦戰袍已舊,即度其身品,取異錦作戰袍一領相贈。操令左右備一馬來。須臾牽至。那馬身如火炭,狀甚雄偉。操指曰:“公識此馬否?”公曰:“莫非呂布所騎赤兔馬乎?”操曰:“然也。”遂并鞍轡送與關公。”房子,位子,面子,里子,女人,寶馬,能給盡給,這啥待遇啊?一般人給的起嗎?尤其是赤兔馬!天下間有幾匹?一匹,這可是真正意義上的限量版寶馬啊!給了!這待遇,關羽背叛劉備了嗎?
   而且,即使是他投降曹操也不是為了活命,而是因為:遼曰:“今四面皆曹公之兵,兄若不降,則必死;徒死無益,不若且降曹公;卻打聽劉使君音信,如知何處,即往投之。一者可以保二夫人,二者不背桃園之約,三者可留有用之身:有此三便,兄宜詳之。”公曰:“兄言三便,吾有三約。若丞相能從,我即當卸甲;如其不允,吾寧受三罪而死。”“一者,吾與皇叔設誓,共扶漢室,吾今只降漢帝,不降曹操;二者,二嫂處請給皇叔俸祿養贍,一應上下人等,皆不許到門;三者,但知劉皇叔去向,不管千里萬里,便當辭去:三者缺一,斷不肯降。”
   忠誠,關羽用實際行動詮釋了忠誠二字:忠誠,高于一切!忠誠,無價!在忠誠面前,即使是無價的生命也是可以舍棄的!
   《三國志》里對關羽投降曹操說的很簡略:備將關羽屯下邳,復進攻之,羽降。關羽回到劉備身邊也說的很簡單:紹進保陽武。關羽亡歸劉備。
   但是曹操對關羽的評價是:事君不忘其本,天下義士也。
   陳壽,也就是《三國志》的作者對關羽的評價是:有國士之風。何為國士?一國中最優秀的人。這個優秀的人還要忠誠才行,否則的話呂布也可以稱為國士了。但是有人會說呂布是國士嗎?
   一個極為優秀的人會被人拉攏才會被人注意,否則的話你就算被拉攏了也沒人注意啊。比如:那個看大門的,給你二百個銅板,晚上給我開下門。這種事有人會注意嗎?
   那么關羽的能力如何呢?這個還用說嗎?關羽可是號稱武圣的!斬顏良,解白馬之圍,歷史上他真干過,《三國志》里有記載。《三國演義》里他就更厲害了,這里就不多說了。總之一句話:個人武力關羽在三國里是屬于一流甚至是超一流的。
   當然了作為軍事將領個人能打還不行,還要能領兵。劉皇叔前半輩子關羽能帶的兵不多,而且受限于整體實力表現并不是很好。一直到火燒赤壁之后,他帶兵攻取長沙。如果說攻取長沙只能說他是一個將才的話。真正展示他的統帥才能的是他坐鎮荊州的時候。
   作為荊州地區最高指揮官,他是軍政一把抓的。荊州北有曹魏,東、南兩面有孫吳,三面受敵。能鎮守此地足以證明他的能力在劉備集團里的已經屬于一流水準,荊州可是戰略要地!隆中對中對荊州的作用說的很清楚:“待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兵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以出秦川,百姓有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大業可成,漢室可興矣。”
   “百姓有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這一句咱可以略過,這是諸葛武侯忽悠劉皇叔的。但是,其他方面可都是實實在在的:關公自擒魏將于禁等,威震天下,無不驚駭。這個擒殺龐德、于禁等將領并僅僅是把這幾個人抓住了,還是把這幾個人帶的部隊給殲滅了。而此時關羽面對的不僅僅是曹魏一方,還有孫吳的部隊。他實際上是處于腹背受敵的狀態。
   “仁大驚,欲堅守不出,副將翟元曰:“今魏王令將軍約會東吳取荊州;今彼自來,是送死也,何故避之!””所以此戰從一開始就是曹魏、孫吳兩家合伙攻擊荊州。而劉備方面主力還在四川。而主力從四川出擊,難!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啊!關羽只能依靠自己的部隊獨立應對兩家圍攻。就這樣他還把曹魏的部隊殲滅大半,打的曹仁丟了襄陽郡只能固守樊城。
   樊城有多重要呢?公怒曰:“吾取樊城,只在目前;取了樊城,即當長驅大進,徑到許都,剿滅操賊,以安漢室。”探馬報到許都,曹操大驚,聚文武商議曰:“某素知云長智勇蓋世,今據荊襄,如虎生翼。于禁被擒,龐德被斬,魏兵挫銳;倘彼率兵直至許都,如之奈何?孤欲遷都以避之。”
   樊城在哪里,許昌在哪里,我們不用去看地圖,只要看曹操的表現就知道了:距離肯定不遠。不然的話曹操怎么會打算遷都呢?如果還不明白的話看看中國近代史:國民政府是在日軍攻擊哪里的時候才遷離南京的?北平嗎?不是,是上海。
   以孤軍之勢能打的曹操準備遷都,這足以說明關羽統軍之能。可惜的是,他失敗了。呂蒙白衣渡江,擒沿江墩臺軍兵,使其詐開城門,荊州失守!此時公安、南郡、上庸尚未失守,可惜公安傅士仁、南郡糜芳叛變,上庸劉封、孟達坐視不救。最終關羽敗走麥城。
   作為一個將軍,關羽的武力和統帥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更讓人稱頌的是他的忠誠。三國時期武力強悍的將領不是沒有,呂布,趙云,張飛,典韋,夏侯惇,夏侯淵,張遼,徐晃等等。但是,這些人都沒有經歷過關羽曾經經歷過的考驗:對忠誠的考驗,生死之際依然能堅持自己的原則,寧愿喪失自己的生命也絕不背叛的忠誠。
   這種考驗呂布就不說了。張遼、徐晃等是從別的勢力投靠到曹操麾下的。典韋,夏侯兄弟等都沒有投降過其他人。但是,但是他們經歷過類似的考驗嗎?沒有。沒有經歷過類似的考驗就不能說他們能經受的住那種考驗,也不能說他們經受的住那種考驗。但是和經歷過這種考驗且經受住這種考驗的關羽比起來,他們還是要差那么一點點的。然而就是這一點點差距就讓關羽和眾將有了極大的差距。關羽,關圣帝君啊。其他將領呢?如果不是《三國演義》,或許我們都不知道吧。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有時候就是那么一點點。而那一點點的差距不是從天而降的,是自己爭取來的。關圣帝君,不是別人給關羽的,是關羽自己掙來的。他用自己對原則的堅持把自己和別人拉開了差距,就那么一點點。可是這一點點差距他要付出的是什么?是那些金銀財寶嗎?是那些名譽地位嗎?不是,這一點點差距他要付出的代價是命,自己的生命,僅僅只有一次的生命,很多人寧愿放棄自己的原則也要保住的生命。、
   人和人的差距就一點點,只是需要你付出一些代價而已。而你愿不愿意付出這個代價呢:放棄自己的玩樂去學習提高自己,約束自己的欲望讓自己自律,用時間、汗水、心血提升自己,讓自己充實起來,讓自己和別人拉開差距,哪怕是那么一點點也行啊!關羽不就是比別的將軍強了那么一點點嘛。人家獲得是什么?關圣帝君啊!
   再者,關羽當時要付出的是什么?生命啊!你才要付出什么?學習能要你的命嗎?提升自己充實自己需要違背你的原則嗎?
   關羽,關云長,關圣帝君,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贊宣德關圣大帝。我不知道羅公貫中在塑造他的時候是以什么心態塑造的。但是我從他身上學到的只有一點:竭盡全力的充實、提升自己,將自己和別人的差距拉開,哪怕是拉開那么一點點也行啊!反正不會和關二爺一樣要付出自己的生命為代價。

共 320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三國演義》作為一部宏篇巨著,其中英雄豪杰倍出。關羽無疑是其中極富豪情,極盡忠誠,極有俠義的人物。本文從關羽的生平經歷,言談舉止,以及他人對關羽的評價和其他人與關羽的對照等方面融合自身理解進行分析體會,突出表現了關羽才能出眾,俠義勇敢,赤膽忠心的優秀品質,也表現了努力爭取更優秀,才能贏得更好的人生的道理。全文以充足的歷史為支撐,加以現實的思索,使人物形象飽滿,感受深刻。【編輯:欣書】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欣書        2020-03-10 11:10:24
  感謝來稿支持。
欣然,愛書。
2 樓        文友:欣書        2020-03-10 11:11:37
  熟讀《三國》,是體會歷史,也是品味人生。
欣然,愛書。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