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詩詞古韻 >> 【丹楓】詩詞三首(古韻)

編輯推薦 【丹楓】詩詞三首(古韻)


作者:滕國 童生,557.1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40發表時間:2020-03-10 10:10:03


   一.三八致援鄂抗疫女英雄
  
   1.唐致華原玉
   愁鎖瘟城怎戀家?一腔金諾寄天涯。
   雪寒方顯梅英俏,夜暗始知月暈華。
   身手長留約綽影,才情扮靚美嬌娃。
   述懷我把英雄頌,清韻獻于筆底花。
  
   2.葛樹民和韻
   國難當頭尤見家,別分大小愛無涯。
   江城家大自家小,黃鶴樓巍故土華。
   大小暉盈慈母淚,家國嬌撒俏村娃。
   英雄可貴因湯火,沙場盛開戰地花。
  
   3.張繼農和韻
   一赴江城別舊家,芳心已是許天涯。
   意存紅嫂長留影,胸有春天可駐霞。
   唯向病人施妙手,卻將婚柬置妝匣。
   巾幗全勝歸來日,愿獻拙詩當小花。
  
   4.鄭希節和韻
   可愛白衣萬朵花,丹心一片好年華。
   天涯海角留足跡,熱血忠魂化彩霞。
   勇赴江城戰瘟疫,肯辭故土別膝下。
   可歌可泣感天地,奉獻犧牲舉世夸。
  
   5.滕國和韻
   佳節又到賀三八,猶贊白衣天使俠。
   逆水輕舟馳楚漢,懸壺濟世救中華。
   杏林仁者丹心獻,橘井回春博愛撒。
   待到班師凱旋日,彩虹頡采作紅花。
  
   二.五言絕句
  
   劉興西原玉
   歲月擲人去,倏然已暮年。
   何須悲白發,日日見青山!
  
   張西華和韻
   碌碌少清閑,回頭已暮年。
   有緣逢盛世,詩酒對青山。
  
   何號之和韻
   歲月催人老,不覺已暮年。
   無關身后事,一切盡隨緣。
  
   何西亮和韻
   日月頻升落,榮枯順自然。
   蒼蒼雙鬢雪,瀟灑度余年。
  
   在水一方和韻(古風)
   明月缺易圓,金歲復難難。
   暮年詩田耕,勝若桃花源。
  
   邵長頌和韻
   歲月辭君去,銀絲已暮年。
   人生如逝水,瀟灑每一天。
  
   李家舉和韻
   恍惚一眨眼,臉皺鬢白添。
   朝起映身大,晚霞追影殘。
  
   滕國和韻
   時光盡荏苒,何許愁暮年。
   斜日青山綠,任憑霜雪寒。
  
   三.清平樂?學雷鋒
  
   葛樹民原玉
   和風時雨,華夏開新宇。
   一個雷鋒高點豎,億萬雷鋒爭塑。
   感恩修煉心靈,善行刻畫精英。
   時下金潮泛濫,問誰還記雷鋒。
  
   鄭希節和韻
   英模初樹,萬眾心傾慕。
   偉大平凡形象塑,榜樣光輝一度。
   今朝紀念雷鋒,重新呼喚蒼生。
   不忘初心礪志,助人為樂前行。
  
   李家舉和韻
   英雄雕塑,瞻仰爭學步。
   嘹亮歌聲標兵豎,好事好人顯著。
   永遠牢記雷鋒,同踏圓夢征程。
   一切霧霾除掉,歲月靜好安寧。
  
   毛紀國和韻
   英雄名著,史冊銘華宇。
   今日雷鋒猶頻出,好事好人無數。
   但觀抗疫征程,白衣奮戰江城。
   不懼艱難險阻,丹心共鑄康寧。
  
   高合奎和韻
   雷鋒永樹,萬眾爭學著。
   今日武城頻繁豎,志愿送情到戶。
   綜觀荊楚江城,白衣日夜兼程。
   不怕疫魔泛濫,扶傷處處雷鋒。
  
   滕國和韻
   榜樣標豎,儕輩塵跟步。
   艱苦奮斗猶樸素,無限為民服務。
   少華崇敬雷鋒,彌瘴曾染清風。
   跨世繼承傳統,夢想定會中興。
  

共 97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其一、《七律·三八致援鄂抗疫女英雄》是以的唐致華詩為原玉的;其二、《五言絕句》是以劉興西的詩為原玉的;其三、《清平樂·學雷鋒》是以葛樹民的詞為原玉的。眾家詩人、詞人集體而唱和,吟出精彩與風采,也廣煥文采。真是:“梳眉聚首欣酬和,賦麗詞佳美意多。碾動情思驚四座,捐來詩河滿碧波。”很好的古韻!傾情力薦賞讀!問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繼續!【編輯:黃江山】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黃江山        2020-03-10 10:11:21
  很好的古韻!傾情力薦賞讀!問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繼續!
《江山文學》永遠都是最棒的!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