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編輯推薦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作者:淇奇 布衣,324.7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162發表時間:2020-03-09 17:36:35
摘要:(原創首發)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劇情簡介:本劇是據張杰民等網絡新聞報導——《逆行千里送溫情》為索材而進行藝術創編的。
   主人翁國輝,曾在空軍武漢某高炮團服役十七年(1995一2012),其間曾于1998年長江發生大洪水時,英勇參加高建成率領的抗洪搶險突擊隊,譜寫出一曲英勇抗洪贊歌。又于2008年武漢發生冰災時,奮勇投身于除冰戰斗,汗水遍灑武漢各條干道。他2012年退伍后,沒有回歸家鄉,而是留在武漢與戰友一起合開三和源食品有限公司。2015年,當公司發展到一定規模效益時,他受家鄉黨組織的召喚,和在父老鄉親的懇請下,使他那顆勇擔責任,再鑄輝煌的雄心被激發出來了。在多次勸說母親、妻子等家人的同意、支持后,毅然決然地辭別了合作伙伴與戰友,離開在武漢筑建的溫馨幸福小家,只身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以種植反季節塑料大棚瓜果、蔬菜項目為契機,勇往直前地投身于帶領村民們大打脫貧致富攻堅戰,努力開創農村新天地……幾年間,他沒白付出,沒白奮斗,曾先后不僅帶領500多名村民擺脫貧困走上富裕之路,獲得了村民們由認可到信任,再到豎立起稱贊口碑;也受到各級黨委政府的表彰——先后榮獲“脫貧致富帶頭人”“創業之星”“優秀黨支部書記”“全國模范退役軍人”等榮譽稱號。
   但,這并不是本劇著力重筆濃抹的地方,而真正所要潑墨彰顯的,重點凸出表現的;不僅僅是在武漢突發新冠肺炎疫情的當下,一個退伍老兵所迸發出的高度自覺性,和崇高奉獻精神——義不容辭地為支援武漢人民抗擊疫情,開卡車奉獻五噸蔬菜給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也是在其愛心奉獻精神的鼓舞激蕩下,與家人、村民們所生發出的情感交融,情感糾結,情感矛盾沖實,以及所發揮的影響而被催化出的強大作用……妻子彩華和母親,先是以愛護國輝本人的角度為出發,在封城之際,拒絕他奔赴武漢與之團聚過年。后在他道出實情之后,受其影響而被感動,瞬間轉變心意,迸發出誠摯愛心,支持他向武漢人民獻愛心。村民們在他凌晨敲門叫起來,請求給以幫助時,先是對其愛心舉動產生出質疑,不理解,不相信,與之發生情感矛盾沖突。后在他講出實情,得到田大娘、山花等人的有力佐證下,影響、感動了淑英嫂、國貴、老根叔和大伙兒,迸發出獻愛心激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伸出各自的友愛之手,捧獻出各自的愛,共同鑄造“人人都獻出一點愛,沙漠也能變成綠洲。”“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大愛之堅強后盾……從而更進一步地烘托出了主人翁的高大形象。
  
   時間:二零一九年(農歷)臘月二十九深夜至除夕中午。
   地點:豫東某農村。
   人物:(所有人物,既按原型,亦屬虛構)
   國輝,男,42歲,中共黨員,退伍軍人,村黨支部書記,種植塑料大棚反季節瓜果、蔬菜的創業項目領頭人。
   彩華,女,40歲,武漢市居民,某公司職員,國輝愛人,眉宇間透著一股精明干練氣質。
   母親,女,65歲,農民,國輝母親。
   老根叔,男,62歲,農民,種菜把式,國輝鄰居,按輩份稱叔,也種植大棚蔬菜。
   淑英嫂,女,50歲,農民,綽號人來瘋,愛與人斗嘴調侃,很有人緣,國輝近門嫂子。
   國貴,男,46歲,退伍軍人,農民,性格爽快耿直愛叫真,同樣種植大棚蔬菜。
   田大娘,女,68歲,農民,貧困戶,國輝幫扶的對象之一。
   山花,女,28歲,從四川某地嫁過來的媳婦,于幾天前,同丈夫從某城市回來過年。
   小杰,男,18歲,在讀高中生,在放假期間幫助父母經營早餐店……
   男女村民若干。
  
   1、夜晚天空景象。
   無月的天空,朦朧陰森。不甘沉寂的星星,穿越一朵朵一團團薄厚不均而密布的云彩,乘隙眨亮美麗的眼睛,把周遭的云彩映亮為灰白色,也把天空映亮地不那么黑桶一個。
  
   2、夜幕下的田野,一片黢黑朦朧寂靜。
  
   3、村莊在夜幕籠罩下,黑越越一片。
   村中道路邊,幾根電線桿,高挑著幾盞不太明亮的路燈,與幾戶晚睡人家飄逸出的燈光揉和在一起,不僅照亮了村道,也使整個村子不那么伸手不見五指,能分辨出村子的輪廓,和各個院落房屋的型兒。偶兒響起幾聲或一陣尖厲的狗吠聲,或晚睡而興奮,陡然激起禁不住過年沖動喜興,燃放那么一兩枚炮竹發出的響聲,使村莊不那么沉寂而染上過年喜興色彩。
  
   4、國輝家庭院景。一座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落成的民宅——低矮的墻頭圈圍著幾間坐北朝南的出檐瓦房,和兩間東配房。與鄰居的兩層樓相比有些低矮破舊。
  
   5、客廳景象。東西兩壁腳邊分別擺著木制沙發——靠背,坐墊與衣服、被子等混放在一起,顯得有點兒凌亂。廳中擺著長方形茶幾,茶具和飯碗、筷、書本、報紙、手機等小玩意隨意擱在一起。顯然主人沒來得及收拾,有點兒雜亂。后墻腳邊擺著老式長條幾,幾上方墻壁懸掛著一幅陳年中堂字畫和對聯。幾上靠東端擺放著電視機,屏幕里正跳閃著央視一套《晚間新聞》播報。依次向西端,分別擺放著獎狀框,花瓶(無插花),酒瓶,財神、菩薩塑像,接著又是獎狀框!
  
   6、鏡頭推進,對其中的“全國模范退役軍人”,“優秀黨支部書記”獎狀特寫。推出片名——《我是老兵》等字幕。
  
   7、國輝獨自一人,頭枕被卷半趟在東墻長條沙發南端,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機看聽。其間,時不時地信手抓起放在茶幾上的水杯飲幾口放下,停一下又抓起飲幾口。當他看聽到主播播報武漢疫情時,不由地坐直身子瞪大眼睛看聽。當聽看完播報后,不無驚訝地自語:“呀!武漢什么時候發生疫情的?疫情咋會如此迅速,發展到這般嚴重地步?”隨即,從沙發上跳起來踱步。話從心生,不由己地又喃喃自語:“疫情,就是戰情!我是退伍老兵,應義無反顧,責無旁貸,盡匹夫之責,與武漢人民戰斗在一起。守望相助伸出友愛援助之手,為防疫抗疫出點兒力,做些工作。那么,我該做些什么?我能做些什么?我該貢獻點兒什么?我能貢獻點兒什么呢……”陷入思考中,且繼續踱步。
  
   8、國輝想定后,關掉電視機,坐回沙發上。信手從茶幾上拿起手機,點開微信與居住在武漢市某小區的妻子進行視頻(視頻可鏈接到可視大屏上錄、播放,但在這里仍以手機視頻為主要介體)。
  
   9、旋及,手機屏幕上閃現彩華在一側(站在客廳沙發前),母親在一側而靠后坐在沙發上的半身全息影像(并傳出電視播放電視劇的音樂和對話聲)。
   母親正在看電視劇,聽見國輝的致電聲,應聲抬頭盯看了一下彩華手機屏,繼而和善知趣地沒有搶先發聲,去打攪國輝夫妻倆的調侃撩情。而是邊有一下沒一下地佯裝看電視,實則是默默地在認真聽國輝夫妻通話。
  
   10、國輝情焦焦心急急,迫不及待地對著妻影像連珠發問:“老婆,老婆……武漢怎么了,怎么了?武漢咋會發生瘟疫呢?武漢咋會發生這么大的瘟疫呀?現在武漢到底是一個什么狀況,什么情況……你和母親及孩子,都好吧?有沒有被感染?身體有沒有什么不舒服……”
   彩華在屏幕上佯裝嗔怪地:“呸!呸!呸!烏鴉嘴!我們都好著呢!有你這么不盼家人好的嗎?有你這么擔心家人,問家人安的?”
   國輝訕笑了笑貧嘴道:“嘿嘿……老婆,我這不是心急嗎?請老婆大人寬大為懷,小可知錯了,小可自己動手責罰自己……”說著,抬手拍了幾下嘴巴。
  
   11、彩華在視頻屏莞爾一笑道:“好了,好了,跟你開句玩笑,可就這么當真了呀?好啦,閑言少敘,書歸正傳。我問你,咋這么晚,才來電呀?是不是,孤獨一人,寂寞難耐?”
   國輝無比喜悅暢想地連忙接口道:“是啊,是啊,老婆。我好想你啊,想死你了呀!恨不得現在就飛到你身邊。親愛的,你等著,明天一大早,我這個牛郎,就開著大卡車,去赴鵲橋,跟你幽會……然后,一家人團團圓圓,和和美美過除夕過新年!”
   彩華在視頻屏,本能機械地強硬打斷說:“別,別,別,你千萬別……”
   國輝故作不知而偷換概念地驚詫道:“為何?難道你不想我了嗎?難道你不愛我了嗎?才分開幾天呀?這么快可就另有新歡了嗎?我好痛苦,好悲哀,好傷心啊……”
   母親在視頻屏之背后不由得掩口而笑。
  
   12、彩華怔了怔,舜間轉換思路,有意捉弄調侃地一繃臉,既嚴肅認真,又不無幽怨賭氣地連珠道:“你不是想自由嗎?你不是想有自己的空間嗎?你不是要尊重嗎?你不是想奮斗嗎?你不是要創業嗎?你不是想再鑄輝煌嗎?你想的我給你了,我放開了你的手腳,我尊重了你的選擇,給你了自由!那你,那你就不要管我問我了!我愛誰不愛誰,我愛你不愛你……我讓你進門不讓你進門,讓你回來團聚不回來團聚,過年不過年,歡樂不歡樂……那是我的白由,我的權利……”然后,扭頭先是忍俊不禁地掩嘴笑,繼而不由地心酸暗自飲泣起來。
  
   13、國輝被彩華調侃地有點兒吃不消,臉兒有點兒掛不住,有點兒信以為真地一躍跳起——以為彩華還耿耿于懷地不理解他回鄉創業的初衷,有點兒偏執偏謬,有點兒強辭奪理……疑慮漸起,臉兒緊繃,色起紅暈而凝重,溫怒驟起而欲大聲咆哮般質問。然而話到嘴邊,卻被心里沖涌出的一股說不出來的帶有酸意之委屈,和一股不能言狀之惱怒氣流交織在一起,阻塞往了咽喉聲帶,只連聲“你,你,你……”了幾聲,隨之一晃手,把手機鏡頭轉向一邊……(出觀短暫靜場)
  
   14、母親不由好笑地從沙發上站起來,由后景轉為前景,瞬間從彩華手上奪下手機,面對手機鏡頭。而低頭飲泣的彩華,就轉入后景。
   母親有點兒笑岔氣地笑說:“哈哈哈……哈,輝兒,輝兒,輝兒,彩華,彩華這是在跟你開玩笑啊!開玩笑。她何嘗不愛你呀,不想你呀?她想你愛你,想的愛的很……”
   彩華伸手扯拽婆婆衣襟:“娘……”欲阻止婆婆說,并想奪下手機……
  
   15、母親拿著的手機屏一晃,而后又復位說:“輝兒,老娘眼不瞎不糊涂,看得真真切切,能感受到彩華對你的那份情深啊……她何嘗不希望你盡快回來?何嘗不想跟你幽會,跟你團聚?一家人團團圓圓歡歡樂樂過除夕過年,該有多美滿多溫馨啊!她想的很……(停頓一下)只是,只是無情瘟疫的無情爆發,讓她那對你深深思戀情懷,不得不深深藏起來,硬著心腸把你阻擋在門外啊……”她說著,一股不由來頭的酸楚,涌上喉嚨鼻臟,叫她不能順暢說話,而禁不住地起了點兒哽咽,隨即把頭扭向一邊。
   國輝在視頻屏,他那如波瀾起伏的心情瞬間被平復了些,臉色眼色柔和了些。遂端正手機,和顏悅色地對母親道:“娘,兒知道,兒知道。兒咋會不知道呢?兒也是再跟你兒媳開玩笑啊!只木過,只不過……身在廬山,陷情太深,入戲太深罷了,驚擾娘了,是兒不孝啊……”然后,抬眼看向后景的妻說,“好媳婦,俊媳婦,是夫婿不好,夫在這廂給你賠禮了!”緊接著匆匆地對鏡頭點了一下兒頭,又急切地問母親,“娘,娘,您老快跟兒說說,武漢的疫情到底是個什么狀況?什么狀況……”
  
   16、母親欲言又止說:“還是讓你媳婦給你講吧。”隨之把手機欲遞給彩華。“給,彩華,還是你來說。”
   彩華攔阻不接手機說:“娘,您愛跟小區里的大娘、大嬸、阿姨、老大爺們坐在一起拉呱聊天,聽到的多,了解的也多,還是您老家人簡單向您兒子說說吧。”
   母親只好爽快答應說:“好,我說就我說。初開始啊,人們還不以為然,不認為是瘟疫,只當是一般性感冒疾病,不會傳染,都不太講究。很少有人注意帶口罩什么的去防范,也很少有人主動隔離,而躲避逃離……該干啥干啥,該趕年集趕年集,該逛商場超市逛商場超市……反正是該熱鬧熱鬧,該歡樂歡樂的。聽說那個什么區來著,還照樣舉辦萬人宴……直到那個什么什么鐘專家,在電視直播記者會上講,‘……不排除會人傳人……’人們才注意起來,才認真起來;也才開始擔心、害怕、恐慌起來……不少人就紛紛地能躲的躲,能藏的藏,能逃的逃,能離的離……聽說,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武漢就要封城了……”
  
   17、(以下畫面可輪番切換或同框。)
   國輝驚訝:“呀!武漢已這么嚴重了……”
   母親不無憂心:“是啊——”
   國輝:“娘,是兒不孝,讓您和彩華擔驚受怕了。”
   母親:“娘,不擔驚,娘見過的大災大難,多了去了,沒什么。倒是太難為彩華了,沒少讓她擔驚慌張,而勞心費神……”彩華:“娘,有您老人家在,兒媳不驚慌!”
   國輝:“娘,彩華,那在前幾天,你們在電話里,咋沒有跟我提起,咋沒跟我講一講。”
   母親打斷國輝話,說:“兒啊,是彩華不讓跟你講,擔心你焦慮,怕影響了你,不想讓你冒冒失失地闖進來。”
  
   18、國輝甚為焦急道:“唉呀!彩華,在這危難時刻,在這大禍面前,我們理應守護在一起,守望相助,抱團取暖,共同應對才對啊。”情不自抑地抬手拍打自己頭。“嗨,都怪我,只顧忙著來來回回上外地推銷蔬菜。這不,為推銷蔬菜,我直到現在才回來不多時。嘿,真是對你們關心太不夠了,對時事太不了解了,若是能早點兒知道,說啥,也不能讓你們娘倆跟孩子擔驚受怕;說啥,我也要立即趕赴回去,撐起這個家,發揮頂天立地的頂梁柱作用;或者是把你們給接回來。娘,彩華你們稍等,我這就動身,立即趕赴到你們身邊!”

共 17473 字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國輝,曾在空軍武漢某高炮團服役十七年,其間曾參加過長江抗洪,譜寫出一曲英勇抗洪贊歌。2012年退伍后,沒有留在武漢新家,而是應家鄉黨組織的召喚,與父老鄉親共同創業種植大棚蔬菜,在年前的二十九日,一直忙著推銷蔬菜的國輝看到了電視上武漢發生的疫情,隨后與愛人通視頻得到肯定,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說服親人,并用行動得到鄉親的支持,親自用大卡車為武漢人民捐贈奉獻給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五噸新鮮蔬菜。以大無畏的精神帶領身邊的人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伸出各自的友愛之手,捧獻出各自的愛,共同鑄造“人人都獻出一點愛,沙漠也能變成綠洲。”“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大愛之堅強后盾!全劇視野廣闊,關注當下,大愛無疆,力透紙背!力推佳作!【編輯:夢鎖孤音】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20-03-09 17:41:38
  年前二十八我回到姐姐家一直被困至今,六號我回家了才有了網絡。經過這次疫情,才深知白衣天使的偉大,各種行業人士的愛國情深,令人欣慰與敬仰!為你的佳作點贊,祝寫作更上一層樓!
夢鎖孤音
2 樓        文友:陸嶼璠        2020-03-09 20:20:07
  一場疫情改變了很多人很多事,讓小人物也起了大作用!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