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我的芭比萌萌

編輯推薦 【萌芽】我的芭比萌萌


作者:錢雨瑄 白丁,8.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77發表時間:2020-03-09 13:05:01

上篇
   今天是三月八日,是三八婦女節。爸爸邀請外婆和媽媽一起上超市,給她們購買節日禮物,他們竟然動員我留在家里,好好寫作業,理由一是,三八節是婦女的節日,與小孩子無關;二是,現在又是預防新冠肺炎的隔離時期,你還是少出去為好。我聽了他們的話,心里干著急,但一時沒有了主意。
   就在他們一群大人都以為已經說服了我,正心安理得的準備出門時,我突然拉住外婆的手,用央求的口吻說道:“外婆,就把我也帶上吧!順便把我的生日禮物也買上,不是一舉三得的好事兒嗎?”
   “多多,你的生日可是4月1日,即使早點過也可以,但今天才是3月8日,這也有些太離譜了吧!”媽媽此時瞪大眼珠子,好像要把我立刻吸進眼睛里去似的。
   “最近你們大人都可以以各種理由出門放風,只用一個理由把我關在家里這么長時間了,我的腦袋都被悶得快要爆炸了,你們理解不理解?”我理直氣壯地辯解道。
   爸爸看著我眼淚叭叭的樣子,就有些心軟了,于是松口說道:“多多,我們大人都辦了社區出入證,但你可沒有出入證,如果門衛不放行,可別再埋怨我們大人心狠啊!”
   中篇
   “好!好!好!……”我忙不迭地做了一連串的保證。
   門衛認真地檢查了爸爸媽媽和外婆的出入證,當檢查到我的時候,我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懇求道:“叔叔,我的生日到了,我想出去買一件生日禮物就回來。”我看到門衛大叔還在猶豫的樣子,又補充了一句:“叔叔,就讓我出去一次吧!我都很久沒有出過社區,見過春天的陽光了。”
   爸爸媽媽她們,本來是不想帶我去超市的,也許他們就等著門衛把我攔下,所以一句話都沒有給我幫腔。正在我焦急不安的瞬間,門衛大叔點頭了,他什么也沒說,只是把手一揮就表示同意了。
   走進超市的大門,外婆就對我說:“多多,你想買什么禮物就買什么吧,生日禮物就要風光點對不對?”
   “多多,買心愛的禮物可以,但價格最貴可不能超過100元,也就是不能大于100元,記住了嗎?”媽媽的限價規定,讓我一時十分尷尬,但不得不點頭答應下來。
   下篇
   來到超市兒童玩具區,由于疫情的緣故人很稀少,但琳瑯滿目的玩具五光十色,擺滿貨架。
   外婆瞧瞧對我說:“多多,想買什么就買什么?不要看價格高低,我去給你單獨結賬買單。”
   我精挑細選了好半天,終于挑選了一個可愛的芭比娃娃。外婆喜歡穿紅色婚紗的芭比娃娃,但是,我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有穿短裙了,所以就挑了個穿裙子的芭比娃娃。回到家,我就立刻通過手機視頻讓姥爺看看我的生日禮物——袖珍芭比娃娃。
   我高興地向姥爺介紹到:“姥爺,你看!我的芭比娃娃這銀白色的頭發多么飄逸,好像一絲絲,一縷縷云彩圍著山頂旋轉,她頭頂上的這個漂亮的發卡,多像一只老鷹在云層中盤旋。再看她的這對大眼睛,簡直像是一對黑黝黝的探照燈,那長長的睫毛,柳葉眉多美呀!高挺的鼻梁,櫻桃小嘴,真是超級的萌,超級的酷。她的衣服是紫葡萄的底襯,外面的紗裙上如同纏滿了許許多多開滿野花的藤蔓。最后瞧瞧她穿的那雙玫瑰色的鞋子,好新奇啊!簡直就是一雙一根筋的涼拖鞋。”
   姥爺聽完我一通爽朗地解說,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隨口說道:“我看你買的這個芭比娃娃,簡直就像一個剛成仙的藤蔓仙女,太精美了。”
   這就是我的生日禮物,我真是太喜歡她了,我給她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叫芭比萌萌。
   2020年3月8日星期日陰11~15℃

共 132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小作者真的是講故事的天才,揮動一支神來之筆讓自己跟家人一起去超市購買生日禮物的情景歷歷在目,將買來的生日禮物芭比娃娃描述得惟妙惟肖,讓一個可愛的娃娃的形象立馬出現在讀者面前。語言簡潔明了又充滿童趣,感情真實自然,字里行間充盈著對芭比娃娃的喜愛之情。【編輯:心花一瓣】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心花一瓣        2020-03-17 17:05:35
  早到的生日禮物真的很新穎。經你繪聲繪色一描述,相不喜歡它都不容易。
但愿意綻放成一瓣心花,長成一棵小草,愉悅心境,點綴江山。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