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現代詩歌 >> 【菊韻】驚蟄(外兩首)

精品 【菊韻】驚蟄(外兩首)


作者:寄夢相望 白丁,70.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57發表時間:2020-03-08 22:03:12


   ◎驚蟄
  
   從早上開始,吸第一支欠缺溫度的煙
   愚鈍,不悠然,不享受
   總覺得驚蟄是泥土,以及需要回歸的種種
   渡劫的盡頭
   也許是梵音
   手指間的半支煙還在短縮。燃掉,升起的部分
   像一縷孤獨的霧,筆直,虔誠
   欲參透雷聲,雨聲,風聲
   視線以內無云懺悔,天空之城
   摻雜著昨日的陽光,舊事
   下一個瞬間的空白徒增晨鐘的余音
  
   拋向遠處的眼神
   看不見那個交出雷聲,雨聲,風聲的人
   只有敲打暮鼓者,自吟弦月
   而夜色,似彈入其中掐滅的煙頭
   恰巧靈感如蛇
  
   ◎雨水日
  
   2020,庚子年,農歷正月二十六日,雨水
   居住地晴空當頭
   遠處的災難還在路上
   東風始至,開不出一劑良方醫愈塵埃里的干咳
   呼吸,深呼吸
   也無法因為雨水的缺席而止于悲慟
  
   背陰處,瓦礫上前幾天的雪還在執意遮掩一個
   冬天的蠱與咒語
   提起噴壺,灑下一汪一汪的淚
   始終沒有挽住失魂的花兒。只映出
   我,滿眼黑發已半霜
   ?
   ◎桂花樹下
  
   那些土層濕度恰好,適宜花開
   也適宜托著一些零碎?的花落不至于陷入泥濘
   且尸骨無存
   倘若不是殘存的香氣
   我,寧愿相信這些落花已經一死了之了
   二月的風才破窗而入,花盆太小,綠葉善良
   容納不下那么多的悲傷
   “我們死后一定要葬于這里的!”
   我好像能讀懂她們的深意
   在陽臺,這是一個不大的江湖
   花盆以內,是唯一沒有紛爭與邪惡的
   只是,我始終不能置身事外
   很多時候,我會幻想花盆里遍地桃花
   而我,是那個滿身脂粉味
   淚嗒嗒的黛玉姑娘

共 54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三首詩歌都是靈魂的詩歌,在很多時候,文學作品都是為靈魂而作的,這是文學的初衷,也是文學作品的長久不衰的原因所在。既然詩歌作為組詩呈現,在詩歌靈魂內部也就有共同的思想呈現,又稍微有差別。這三首詩顯然是做到了。在驚蟄的陳述里,憂郁成了詩歌的調子,也是在憂郁過程中,我們看到了作者希翼突破的地方,結尾部分以蛇作為延伸,展現出了驚蟄該有的景象,也是一個延伸。第二首詩調子也是憂郁的,從某種層面講是第一首詩歌的具體化部分,也就是作者思想的內化層面,當然也是憂郁的,有傷感的部分,也體現了作者靈魂的掙扎。第三首是憂郁知乎的突破,雖然文字還有些憂郁的成分,但詩歌結尾給人造成的思維突破,使這組詩歌更具有完整性,從而更具有靈魂的陳述。感謝投稿菊韻,期待新的精彩!【編輯:煙花那么涼】【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090012】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煙花那么涼        2020-03-08 22:05:15
  詩歌三首,是靈魂私生活的切片,一個人的體溫,帶有獨特的體溫和指紋
煙花那么涼
2 樓        文友:葉雨        2020-03-09 00:28:05
  好詩,欣賞學習了,贊一個!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3 樓        文友:黃金山        2020-03-09 16:46:05
  寫的優美,喜歡來學習
4 樓        文友:夕村        2020-03-10 09:09:16
  一大早上,就拜讀這樣的好詩,像沐浴了最干凈的一縷陽光!
本人實名:王繼宏,彝族,中共黨員,地地道道的一名鐵路人,昵稱:夕村。工作之余,喜酒愛文,隨性寫作,信奉每一個字,都是生命的吶喊,很高興結識江山,很高興結識江山的文友!
5 樓        文友:滴水世界        2020-03-10 16:27:41
  讀了半天,終于讀到一首好詩!欣賞了!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