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曉荷?暖】回家的路(小說)

精品 【曉荷?暖】回家的路(小說)


作者:葉華君 進士,6909.1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94發表時間:2020-03-05 19:01:49

【曉荷?暖】回家的路(小說) 2020年1月23日上午,除夕前夜。為了有效遏制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延與傳播,病毒發源地武漢的一紙“封城”令震驚全國。
   在封城之前,一輛比亞迪轎車急速奔馳在高速公路上,駛向湖北境外。
   坐在副駕駛上的劉蓉,此時正忙著通電話:“小弟呀,你好久回家呀?什么?今晚都還有一臺手術,要等到明天才能出發?哎呀,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們醫院也太過分了,還讓不讓人好好過年嘛!……”
   張勇緊握方向盤開著車,聽著妻子絮絮叨叨有些不耐煩了,插話道:“小弟就在縣醫院上班,離家不過幾十公里,要回家是分分鐘的事,你是咸吃蘿卜淡操心喲!”
   劉蓉掛了電話,伸出手來習慣性地要扭張勇的耳朵。張勇側了側頭提起嗓門:“耶耶,你干嘛呀?我這是在開車,不想活命了!”
   劉蓉悻悻地縮回了手,白了張勇一眼。
   張勇家里那時候很窮,為了供小弟讀書初中就輟學了。農村里有句俗話叫“板板門對板板門,笆笆門對笆笆門。”張勇找的對象劉蓉也只讀了一個小學畢業。沒有多少文化的兩口子常年在湖北的一家企業打工,賣苦力掙錢,一年到頭只有春節放假才能回家。前幾年,夫妻倆回家都是擠火車,隨著經濟收入增多,為了回家方便,張勇就考了駕照買了車。車子的后備箱里,塞滿了吃的、穿的……
   電話又一次響起來。劉蓉接通電話,婆婆還是嘮叨著那些老話,詢問他們走到哪里了,叮囑他們路上要小心,開車慢點沒有關系,只要能安全到達。而五歲的小女兒佳佳又一次奪過了奶奶手中的電話,纏著問劉蓉,媽媽好久回來啊,媽媽給我帶的玩具呢,劉蓉又一次柔聲地安撫女兒,說媽媽很快就到家了,回家我的小寶寶就可以玩輪船了,再一次得到肯定后,女兒在電話那端又“咯咯”地笑起來……
   臨近年關,濃濃的年味籠罩了張勇的家鄉菠蘿村。家家戶戶在打掃衛生,置辦各種年貨。回家早的打工農民只要有空就往茶鋪里鉆,喝茶的喝茶,吹牛的吹牛,打牌的打牌,享受著一年之中難得的休閑時光……
   張勇的母親又開始拿起掃帚打掃起院前院后,想起兩個兒子都很快要回家過年了,她一邊佝僂著腰揮舞掃帚,一邊輕快弟哼著“北京的金山上有一個紅太陽”,而張勇的父親磨刀霍霍,開始宰殺家里飼養了差不多一年的三只大公雞……
   而關于武漢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新聞,鄉親們陸陸續續也會聽聞一些,可是大家都覺得這傳染病離這窮鄉僻壤似乎還太遙遠。很多時候我們都是這樣,再大的事情只要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都認為不是事,只把它當做事不關己的笑談。
   可菠蘿村的老支書唐榮,只要有空就在電視和手機上刷屏新聞關注著疫情的事態發展,看著全國各地感染人數的不斷增多,老支書的心情非常沉重。特別是在1月20日晚,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接受央視新聞采訪時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存在“人傳人”時,老支書感覺到了疫情的嚴重性。當武漢“封城”令宣布,老支書敏銳地嗅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他馬上在村委會群里發出緊急通知,接下來,村委會的幾個成員迅速聚齊,一個閉門會議開始了……
   此時的張勇夫婦還奔跑在路上,導航提示只有兩百多公里的路程,近了近了,就要到家了。說來也怪,雖然長途奔波,兩口子的疲憊反而在這一刻無影無蹤了,劉蓉哼起了小調,而張勇想到回家就能吃上母親煮的餃子,饞得喉結蠕動咽著口水,臉上洋溢著微笑。
   可就在此時,電話再次響起。劉蓉接起電話,傳來了婆婆急促的聲音,電話里婆婆告訴劉蓉:村干部正在組織人員挨家挨戶登記外面回來的人,她實話實說了。村里的廣播一直在宣傳,說武漢那里得了什么瘟疫,叫村子的人都老老實實待在家里不要串門到處跑……劉蓉連忙安撫婆婆說,這沒有什么擔心的,政府也是為我們好,我們應該配合他們的工作,他們怎么說你就怎么做。
   劉蓉剛剛掛了婆婆的電話,小弟的電話又打過來了:“嫂子,有件非常緊急的事情我得告訴你,現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非常嚴重,那邊醫務人員緊缺,我們醫院已經有很多同事申請去湖北支援,我也不能落后呀!我也報名了,可能就在明天出發,所以我不回家了!”
   劉蓉的頭“嗡”的一下響,情不自禁地口里發著連珠炮:“哎喲喂,小弟呀!你的腦子是不是壞了?我是曉得那個病毒的厲害,弄不好就要命的!你逞能干嘛?”
   “大嫂,那里需要我們,我們就應該像戰士一樣奔赴戰場!”小弟在電話那端做著解釋。
   “我不懂你這些大道理,你給你哥說,我管不了你!”劉蓉咕嚕著把電話伸到張勇的耳邊。只見張勇聽得眉頭緊鎖,良久嘆了口氣說:“小弟,你既然決定了就去吧!父母那邊你就不要打電話了,免得二老擔心,我回去了給他們解釋!哥大道理不懂,但是相信你做的事情肯定是正確的……”
   掛了電話,兩口子都不吭聲沉默了,只聽得汽車奔馳的呼呼聲。
   夜幕降臨的時候,車子翻過牛兒山就到村口了。臨近村口時,夫妻倆望見前方幾束電筒光在晃動,再繼續前行,車燈照到路中間橫放著一棵巨大的樹干,擋住了狹窄的公路,幾個帶著口罩的人一字排開站在前面。
   “前面的車停下,快停下,村子已經封路,外來人員不得進入!”他們一邊喊話一邊擺手示意。
   張勇停車下來趕緊上前,摸出兜里的香煙熱情地遞上,準備一個人給他們發一支,可是那幾個人都擺了擺手。
   站在最前面的瘦高個雖然帶著口罩,可張勇借著光線一眼還是能認出他就是老支書唐榮。
   “老支書,我是勇子啊,我回來過年了!”張勇滿臉堆笑。
   “我認得你是勇子,我看著你長大的啦!鑒于現在是非常時期,為了你家人和村里人的安全,也不能進村。”老支書的話斬釘截鐵。
   “我們那么遠回來,通融通融嘛!我們好好的,不頭疼不咳嗽,沒有病!”張勇解釋。
   “不行!我們這是對你的家人負責,也是對鄉親們負責,更是對社會負責!”老支書的話擲地有聲。
   劉蓉趕緊湊上前陪笑:“唐叔叔,我閨女想一個輪船玩具一年了,好不容易等到年底才給她買回來。還有勇子,惦記了一年媽媽包的餃子,估計現在餃子都煮熟端上桌了。還有,我們給一家老小買了新衣服,唐叔叔,您就通融通融吧,家里人等著我們呢?”
   唐榮聽得心頭柔軟起來,但是他很快平復了情緒上的波動,提高了嗓門:“不行不行,我得顧全大局,如果出了意外,我將是村里的罪人。”
   劉蓉覺察到了沒有回旋的余地,她瞅了瞅右邊那條黑乎乎長滿雜草的小道,知道這條路也能繞回家。她迅速邁開腿折轉身跑去。
   可是,劉蓉剛跑幾步,就被早有準備的幾個人追上去拉了回來。
   劉蓉氣急敗壞地掙扎著,又哭又跺腳:“我要回家!我想我的女兒佳佳,我要回去見她!”
   就在此時,山坳處警燈閃爍,在黑夜中特別的刺眼。一會兒,警車就來到面前停了下來。緊接著車門打開,下來了帶著口罩的兩名警察和護士。護士麻利地取出體溫檢測儀,伸向張勇夫婦的額頭做測量。
   在警察面前,劉蓉的哭喊聲戛然而止,只是不停地抽泣。
   老支書唐榮迎上前,莊重地匯報:“警官同志,按照上級指示如實匯報,這對夫婦是從湖北回來的!”
   望著張勇夫婦惶恐不安的神情,老支書嘆了口氣:“你兩口子想想,現在疫情來勢洶洶,一個人染病會傳播給自己的家人,甚至是整個村子里的人。為了防止傳播,我們當地封村封路,對于特別是武漢回來的人員,政府采用了專門的隔離措施,如果兩周沒有發燒咳嗽腹瀉的癥狀就可以回來了!只要身體健健康康的,娃兒晚點見有什么關系,餃子以后有的是機會吃,來日方長嘛!是不是?”
   關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造成的嚴重性,各類媒體平臺早已經傳播得沸沸揚揚,張勇夫婦何嘗不知道。聽著老支書唐榮語重心長的話,兩口子沒有吭聲。
   劉蓉囁嚅著:“是……是我們太感情用事了,沒有考慮到疫情的嚴重性……唐叔叔,我們錯了!我們配合政府的安排,就麻煩你把我們帶回來的年貨送到家里吧!”
   老支書唐榮“嗯嗯”著,使勁地點點頭。
   而在另一旁的張勇已經撥通了家里電話,接電話的是父親:“爸……我們已經走到村口都不能回來見你們了。我們從疫區回來要接受政府的隔離觀察,如果沒有出現問題,我們就能回家了!還有,弟弟申請去湖北支援災區了,也不能回家過年了……”
   電話那端,傳來父親一聲聲沉重的嘆息聲。
   而電話這端,張勇泣不成聲……
  

共 318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篇小說以2020年逼近春節之際,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大爆發政府封城為特殊的時間背景,作品通過在武漢打工的張勇和劉蓉夫婦自駕回家為主線索(也是明線),展開了一系列有關回家過程中發生的故事。短短三千多字的小說,作者卻能通過妻子劉蓉通電話輔以兩條暗線齊頭并進,一條是與婆婆通話,一條是與小弟通話,小說還融入了一條有關老支書唐榮的一條副線推動情節發展,使夫妻倆的回家之路充滿了坎坷與曲折。小說呈現的故事很平常,如果正常情況下,就是在春節的時候外出的兒女回家,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團聚過年。可是,武漢發生的嚴重疫情蔓延全國卻阻擾了這條回家之路。路上回家的人在趕,家里的老人在盼,濃厚的親情躍然紙上,可是這美好的一切被疫情擊碎。作為醫生的小弟申請參戰武漢抗疫戰不能回家,張勇劉蓉夫婦到了村口卻不能邁進家門看看孩子和老人吃上一頓熱餃子被帶走隔離……這一幕幕場景,相信是當下疫情很多家庭遭遇的縮影。優秀的小說作品是從來不用作者去主觀評判的,作品本身呈現出來的故事就會讓讀者體會里面蘊含的情感和傳遞的精神。小弟面對疫情的逆行令人動容,張勇劉蓉這對平凡夫妻配合政府安排到防控隔離值得肯定,老支書唐榮的果敢執行力和“六親不認”令人欽佩肅然,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小說里相互映襯生動深刻地展現出來令人動容,他們的人性熠熠生輝。一篇佳作,耐人回味,薦閱!【編輯:藍色寧靜】【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06001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藍色寧靜        2020-03-05 19:09:09
  疫情當下的回家路雖然坎坷,但是烏云終有散盡時,寒冬怎么能擋住春天的腳步?我們的華夏兒女只要眾志成城團結一心,終將會打贏這場防疫戰。祝福我們的祖國,祝福我們的人民。中國加油!中國人民加油!
你若貴,一切貴。
回復1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6 10:08:55
  謝謝細心解讀,辛苦了!
2 樓        文友:何葉        2020-03-05 20:05:47
  一篇弘揚正氣的佳作。小說人物鮮明,故事情節感人,給贊!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回復2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6 10:11:48
  小文不值一贊,謝謝社長鼓勵。
3 樓        文友:秦聲顯        2020-03-05 20:16:11
  在疫情面前,各地采取的措施,基本是按照上級要求做的,沒有辦法啊,導致回家的路不再像往年那么順暢。而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故事才更曲曲折折。賞讀添彩小說。
回復3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6 10:15:31
  作為作者來說,只想較客觀地用作品來呈現出這段特殊的歷史情況,至于帶來的思考和感觸,那是作者的事了。
4 樓        文友:聆雨        2020-03-05 20:44:59
  好文,感人又精彩!難得伴君一讀。
回復4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6 10:16:28
  謝謝老師,感謝到訪,共勉。握手!
5 樓        文友:老來        2020-03-05 21:33:40
  拜讀。問好!
回復5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6 10:21:32
  謝謝老來老師,老來老師是低調的文人,向您學習!祝好,保重!
6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06 09:53:02
  疫情期間有故事,也溫暖,小說來自生活,人物鮮活。懷才抱器病毒留言。
回復6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6 10:18:54
  對懷才老師只能仰慕,懷才老師是江山的一面旗幟。致敬,希望不吝賜教!敬茶,握手!
7 樓        文友:秋千        2020-03-07 10:00:38
  疫病當前,這樣的事在各地都有發生。不論是一線醫護人員,還是像老書記這樣的基層干部、黨員,我們都要向他們致敬!
   問候老師,祝好!
回復7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7 10:13:33
  是的,疫情之下這樣的回家經歷相信比比皆是,歷史將會銘記。感謝老師的中肯點評,感謝留墨。
8 樓        文友:綠葉紅了        2020-03-08 08:40:30
  小說雖短,意味深長!欣賞佳作!
文學的道路上,虛心的學習,永無止境的冒險。
回復8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8 10:00:47
  這篇文章是為了參加《野馬渡》雜志征稿寫的,當時熱寫熱投。后來編輯通知我過初審了送終審。終審給刷下來了。紙媒投稿當時為了控制字數,內容感覺單薄了些。后來將文章放了放,拿來首發江山我又拓展了小弟逆行這個情節,總的來說,文章到這里算是瓜熟蒂落了,自我感覺我還是比較滿意了。
共 8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