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心靈之約 >> 短篇 >> 影視戲曲 >> 【心靈】一雙小紅靴(微劇本)

編輯推薦 【心靈】一雙小紅靴(微劇本)


作者:劍鳴 白丁,82.5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05發表時間:2020-02-26 11:17:20


   場景一:旭日東升,蘭天白云,女清潔工張嫂正在掃馬路,六歲的孫女小雪拿著小簸箕給奶奶幫忙。
   奶奶:小雪、站路邊上去,讓奶奶掃完,下班奶奶給你買好吃的。
   小雪:奶奶,我不要好吃的,我就要那雙紅靴子。
   奶奶:小雪、聽奶奶話,一會回去把周未作業先寫完,等下月奶奶發了工資給你買。
   小雪:不么,我同學都穿小紅靴,我就要小紅靴。
   鏡頭:一輛小轎車沖了過來,清潔工倒地,躺在血泊中,女司機開車逃逸了。小孫女看著不省人事的奶奶,嚇的撕心裂肺的痛哭。
   小雪:奶奶、奶奶,你醒醒,你快醒醒呀!
   場景:鏡頭慢慢升向高空,樹梢白云旋轉。小雪的哭聲飛向云宵,在空中回蕩!
  
   場景二:
   某醫院急診室外,小雪和眾多的環衛工等在門外。
   小雪:奶奶快點好呀,小雪不要小紅靴子,小雪一定聽你的話。
   女環衛工:小雪乖,聽話、不要哭了,奶奶會好的。
  
   場景三:急診室外,小雪在啼哭,幾個環衛工都落下了同情的淚水。
   旁邊倆個女環衛工在低聲交談。
   女甲:張嫂真可憐,丈夫是個復原軍人,前幾年丈夫和獨生兒子出車禍走了,張嫂差一點瘋了,留下一個人孤苦憐丁,下雪天撿了小雪這個棄嬰孫女,婆孫倆相依為命,日子過的苦呀!
   女乙:是呀!就賺咱環衛工這么點工資,小雪還要上學,平時不知咋生活的。
   女甲:是呀!小雪想要一雙小紅靴子,二十八元,都要了一星期了,就是沒錢給娃買。確實可憐呀。
  
   場景四:太平間外,小雪跪地不起,滿面淚水、滔滔大哭。眾多的環衛女工在旁邊相倍伴!
   小雪:奶奶、你不能走呀,你讓小雪咋活呀!
  
   場景五:可憐的小雪哭的驚天動地,滿臉的鼻涕和淚水混在一起。在場所有人都流下了心酸的淚水,還有倆個婦女也陪著小雪失聲痛哭。
   女環甲:小雪,人死不能復生、奶奶不在啦,你還要堅強的活下去。沒有了奶奶,還有奶奶的這幫老姐妹哩。咱回吧。
   小雪:我不回去,我要倍伴奶奶。
  
   場景六:[音樂慢慢起、《讓世界充滿愛》]一群美麗的白衣天使,有的拿著小書包,有的拿著兒童衣服,其中一個拿著一雙嶄新的小紅靴,向小雪緩緩走來。
   畫外音:
   世界充滿了愛,在我們偉大祖國的大花園里,到處都充滿著愛,小雪會在黨的光輝照耀下,幸福的茁壯成長。
  
  
  
  
  

共 854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一篇充滿了情感的微視頻劇本,講述了棄嬰小雪與收養她的清潔工張嬸的故事。小雪一直眼饞同學們都有那種紅色的小靴子,在幫著奶奶干活的時候都沒有忘記纏著奶奶。然而,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奶奶被車給撞了,撞人的司機卻趁亂逃逸。小雪失去了奶奶但卻沒有失去愛。一群美麗的白衣天使讓她的愿望成為了現實。一篇充滿了正能量的作品。推薦共賞。【編輯:透明秋語】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20-02-26 11:18:00
  感謝賜稿,點贊。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2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20-02-26 11:18:28
  稿件充滿了正能量,拜讀了。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3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20-02-26 11:18:45
  期待更多佳作呈現。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4 樓        文友:朱俊平        2020-02-26 14:10:36
  簡單明了,欣慰!
丘隅桑田
5 樓        文友:劍鳴        2020-02-26 20:51:49
  謝謝透明秋雨老師的精心編輯,非常時期,老師保重!
   謝謝朱俊平老師留墨點評,一路走來,有你真好!
6 樓        文友:快樂都去哪了        2020-02-29 14:22:39
  短小精悍的文字里透著人生的心酸,也傳播著人性的善良與國家的關愛!非常觸動人心佳作,拜讀了!
7 樓        文友:山伯后人        2020-03-24 13:16:25
  感人至深,充滿正能量!
山伯后人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